蜘蛛池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6|回复: 0

狗蛋小甲

[复制链接]

8559

主题

8559

帖子

8599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8599
发表于 2019-1-12 17:33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狗蛋小甲
      
   
    小甲一直到六岁才叫小甲。
    六岁前,他没有名字。所有人,不管大人小孩都叫他狗蛋。
    那年,因为要上小学,小甲的父亲才慌了起来。他连夜去找村里的老支书,好半天,老支书才从屋里出来。
    老支书叼着烟袋,瞪着小甲的父亲说:“就叫小甲吧,甲乙丙丁的甲,名字又好,也好记。”
    小甲的父亲千恩万谢,他回家后就把狗蛋拎了过去,得意洋洋的说:“兔崽子,明天上课老师问你叫什么,你就说叫小甲,甲乙丙丁的甲,名字又好,也好记!知道不?”
      
    然而,小甲天生就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。第二天老师问到他的时候,小甲脸不红心不跳的站起来说到:“俺爹说我叫小甲,可我知道我叫狗蛋!”
    教室里顿时哄堂大笑。虽然这群在农村土窝里滚大的孩子们,无一例外的有着“黑蛋狗蛋孬蛋”之类的小名,但在这种正式的场合,他们纷纷拿出了自己父母临时给起的学名,于是,小甲的狗蛋就显得格外可笑。
    小甲后来回家跟他父亲说的时候,他把头仰的高高的,他告诉他父亲:“我不喜欢小甲,我还是叫狗蛋吧。”
    小甲的父亲,那个脾气暴躁的铁匠,立马就举起手,朝小甲的头上拍了去,边拍边骂到:“小崽子,还反了你啦!那可是老支书给起的,老支书说好就好,你个屁孩子懂个啥!”
    头上挨了一巴掌以后,小甲就跑了出去。他不懂为什么父亲会打他,他就是不喜欢小甲这个名字,班里全是小红小明等等这一类的,他自己还是喜欢狗蛋,虽然粗俗,但毕竟顺口,最重要的是特别,独一无二。
    小甲从小就是个很倔的孩子。铁匠的一巴掌非但没有使小甲屈服,反而更加激发了这个六岁孩童骨子中的血性。小甲把所有的书上全写上了狗蛋,甚至,在刚发下来的作业本上,他也毫不犹豫的写了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:王狗蛋。
    老师是个中年妇女,他看看小甲的作业本,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      
    在这之后,经常会有小孩子背着书包去叫小甲上学,他们常常这样叫到:“狗蛋狗蛋,上学啦!”
    这时候,王铁匠就会停下手中的活,来不及放下锤子就跑过来吆喝到:“我们家没有狗蛋,叫小甲,知道不?”
    遇上胆小的孩子,这时候早被王铁匠手中的大锤吓跑了,只wanle.fanghengkeji.com有稍微胆大点的才敢边跑边喊到:“你家狗蛋说他不叫小甲,他说他是狗蛋。”
    王铁匠从不追那个喊话的孩子,相反,他会丢下手中的锤子,拉起正在茅房拉屎的小甲就往屁股上打:“让你叫狗蛋,让你叫狗蛋,看我不把你狗屁股打烂!”
    于是,小甲在上课的时候就只能站着听课。老师问他怎么了,小甲就忍着疼笑着说:“老师,我站起来看的清楚。”
    老师于是就笑了起来。小甲是个顶聪明的孩子。
      
    然而,去叫小甲一块上学的同学都知道小甲站起来听课的真正原因,在小甲连续站了三个下午以后,就没有人敢再去叫小甲上学了,于是,小甲就天天一个人背着书包往学校走。
    刚开始,王铁匠还没发觉,时间一久,王铁匠就问:“小甲,为什么小明不来叫你上课了?”
    小甲什么也不说,只是低着头。
    王铁匠于是就又问到:“小甲,是不是你欺负人家了?”
    小甲还是低着头,半天才说:“不是。”
    王铁匠看见小甲一幅心虚不已的样子,火气一下子就冲了白癜风发生治疗专科医院上来。他问也不问的就冲到小甲跟前,吼到:“你要不欺负人家,小明为啥想知道北京那个医院治疗白癜风好呢不来叫你上学了?一定是你欺负人家了,你这个兔崽子,人不大,倒学会欺负人了,啊!”
    王铁匠沉浸于自己的构想之中不可自拔,想着想着就又把手送到了小甲的屁股上。小甲撒丫子就跑,可是那小胳膊小腿的,哪里是王铁匠的对手,王铁匠一把就抓住了他。于是,小甲就又站着听了半天课。
      
    然而,谁也没想到,这次的打却成为王铁匠这一辈子的绝唱。
    王铁匠在打完小甲的那天晚上,就跟邻村的李石头一块去村南的铁路上偷钢材了,一夜也没回来。
    第二天,小甲正在教室上课,突然就看见母亲冲了进来。母亲拉起小甲就跑了过去。当母亲拉着小甲一路上哭泣着跑到铁路边上的时候,王铁匠的尸身已经残缺不全。王铁匠用来打www.cph7.com铁和打小甲屁股的右臂莫名消失,有人在地上发现了狼的脚印,大家纷纷猜测王铁匠的尸体被狼分吃过。
    小甲的母亲,那个不爱说话体质柔弱的女人,详述外阴白斑的预防她看着被火车切成几段www.chinzz.com的王铁匠,一下子癫狂。她推开站在边上吓呆了的小甲,一个人尖叫着跑开。
    小甲的母亲这一跑就是一生,她疯掉,用一生的奔跑来追逐已逝者的脚步。
      
    小甲在六岁半的时候,突然变成一个孤僻的孩子。
    当别人叫他狗蛋时,他总是默默的走过去不吭声。只有老支书,他看见小甲的时候,会叫到:“小甲小甲。”
    小甲抬起头,看了老支书一眼。六岁的孩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他只知道从前他的父亲经常这样叫他,甚至在他不答应的时候还会打他。可是现在,没有人叫了,每个人都开始叫他狗蛋,他听着这个以前自己极力维护的名字,泪水就开始流了出来,他终于意识到:他的父亲已经死了。
      
    小甲后来被一个城里人买去做儿子,当那个胖胖的家伙要小甲改名的时候,小甲宁死不从。
    小甲吼着说:“我就叫小甲,这是我爸给我起的名字,打死我也不改!”小甲说着说着就又哭了起来。
    于是,那个胖家伙就把小甲锁了起来,也不给他饭吃,还说等什么时候小甲答应改名了,就带他去吃肯德基。小甲不知道肯德基是什么东西,但他始终咬紧牙不说话。到第三天的时候,那个胖子终于放弃,他把门打开,看着已经饿晕在地上的小甲,说了一句:“这死孩子,真是头犟驴!”
    于是,小甲就真正的开始叫小甲。
      
    可是,当小甲在高高的五楼上玩着无聊的电动玩具时,他总是想起曾经跟他一块去上学的小明,还有那个扎两个长长辫子的小红,他还想起了那个和蔼的女老师,小甲开始哭了起来。泪水刚一流出,他就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。这时候,他真希望王铁匠能像以前那样打他一顿,然后吆喝着吼到:“兔崽子,长个白长了,叫你哭,还哭!”
    小甲的哭声吵醒了刚刚睡着的胖子,他从床上跳起来就给了小甲两巴掌:“王小甲,你他妈就会哭,老子不用睡了?”
    小甲一下子就不哭了,他瞪着眼睛盯住胖子的脸。胖子的脸因为气愤而显的通红,脸上细密的汗珠仿佛是摇摇欲坠的星星。小甲一句话也不说,直到胖子觉得无奈至极而离去。
      
    小甲最终没有在胖子家待几年。在小甲十二岁的时候,胖子跟他的妻子离了婚,然后又带回来了一个年轻的姑娘和一个刚刚满月的孩子。
    没过多久,有天吃完晚饭,胖子说要带小甲出去玩。
    小甲没说什么,这四五年来,小甲已经学会了很好的跟胖子相处。胖子有时候对小甲很好,会给他买新衣服或者玩具,当然他的目的是想引他叫爸爸。小甲想这次估计也不例外,于是他没说什么,就跟了过去。这是小甲五年来第一次坐他这个“父亲”的车子,车里的座位好软和,还开着空调,放着音乐。小甲在一瞬间竟然觉得自己是在做梦,他偷偷的拧了自己一把,差点因为用力过度而疼的叫了出来。
    胖子把车开到某个地方就停了下来,他让小甲下车。小甲多舍不得离开那软和的座位,还有那好听的音乐。可是胖子一直对他笑着,小甲于是就出来,他看着月光下笑的异常温暖的胖子,突然就想叫他一声爸爸。
    然而,胖子没有等他,也没有给他机会。当小甲心中激荡万千起伏不定就差叫出来的时候,他突然就看到了那辆刚刚还带给他温暖和奇异感受的车子,一下子开走,突兀的如同当年从他父亲身上碾过的列车。
    小甲一下子愣住,他站在那里,望着越来越远的汽车,在月光下,突然明白了胖子的真正意图。
    小甲的泪水又流了出来,车声已经远到听不见了,小甲的心也开始冰冷。
      
    胖子把他又送了回来,站在这个小山村的村口,小甲却不知道往哪里去。夜已经凉了,他想起这山坡有狼,心里一丝丝的开始游上一种怕来,他仿佛又看见死去的父亲。
    母亲已经疯了,这五年没见,小甲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。他记得当年被胖子带走的时候,她的疯母亲在后面哭的有多大声,那声音如此之大,让小甲小小的心里面一下子充满了全世界的呼喊。
    老支书跟胖子挥了挥手说:“带走吧,这疯娘们自己都顾不住,会把他折磨死的。”
    胖子的车飞一般的离去。远远的,小甲看见疯母亲朝老支书扑了过去,旁边一只老母鸡惊的张开翅膀护住身边觅食的小鸡。小甲在车里哭着,直到胖子把他抱到那高高的五楼上。
      
    五年后,小甲十二岁的时候,他重又站在这个当年被带走的地方,眼前母亲的样子前所未有的明晰起来。他长大了,他懂事了,他知道母亲虽然疯了,可还会用整个生命去爱他。
    想起母亲,小甲的胆子就大了起来,他迈开脚往家里走。
    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他突然看见了一个瓢来瓢去的影子。小甲一下子紧张起来了,他毕竟只有十二岁,他一直相信这世上有鬼。他抓起一块石头想把鬼砸死,在他就要扔的时候,他突然听见那个鬼在喃喃的说着:“狗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治疗费用蛋丢了,狗蛋丢了!”
    小甲的心仿佛被重重的捶了一下。
    他瞪着这慢慢飘着走路不稳的身影,听着一个个扩到空气中的狗蛋,小甲就跑了过去,边跑边喊到:“妈,我是狗蛋,我是狗蛋啊!”
    小甲从没有如此喜悦的哭过。在她奔向母亲的十多米距离中,他仿佛觉得时光是如此的迅疾而残忍,就像他长高的个头一样,不知不觉,五年的时间已经打入肉体!
    那个影子仿佛一阵风似的飞了过来,她紧紧抱住在夜里瑟瑟发抖的小甲,像一个终于找到肉身投胎的孤魂野鬼似的,纵情的哭了起来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蜘蛛池  

GMT+8, 2019-2-24 09:17 , Processed in 7.513742 second(s), 5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