蜘蛛池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4|回复: 0

红与白(夏凉文学杯)

[复制链接]

1063

主题

1063

帖子

1097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097
发表于 2019-1-12 14:2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什么是爱情,在王安忆笔下,爱情是曲折离奇、繁华尽失后的彻悟,在桥田贺寿子笔下,爱情是絮絮叨叨,鸡毛蒜皮的日子,而北岛看来,爱情是男人和女人在红酒杯下略带成熟的浪漫,书里的爱情很简单,就像一场花开,只要时间能等待,必然是精彩。我读懂了书里的爱情,那红玫瑰开得芬芳四溢,像极了天边的晚霞,恰如其分的温暖,是一抹欲收还留的赤红,那白玫瑰开得静谧安详,像极了早春的浅雪,蕴藏梅香的气度,是一片冰清玉洁的纯白。可我始终不能弄懂现实的爱情,因为经历了两次恋爱,结局都是从爱情变成无情,留下的是伤痕,剩下的是绝望。第一段爱情是红色的,我们相识于校园,本科毕业后,牵手在了一起,后来的日子里,从诗词歌赋到历史哲学,从小说八卦到职场工作,我们什么都聊,每天无数的问候,每夜无尽的温柔,我们说要一起领证、旅游,甚至畅想着生儿育女,一切缠绵得像一杯红酒,慢慢将我们灌醉,直到有一天,突然看到了对方的缺点,直到有一天,她哭着说不再想与我磨合,直到有一天,我想让小苹果来主宰你的体重起情人节的眼泪,肚子里一阵苦水。我们有美好的曾经,却敌不过一两次的意外,如果可以时光倒流,我要亲手织出一条玫红色的围巾,用自己的心血染红她的记忆,我不再率性子,我会去学哄她的语言以及这个女孩教我的事。不知她是否还记得,卷珠帘、见君颜,竟无语凝噎,是我们对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共同翻译。可我将终生难忘,她写给我的卿与檀郎连,何恨不能言,我也将终生不忘,我带她离开家乡,牵着她的手在江城缓行。我喝醉的时候,是她搀扶我休息,我上班受气的时候,是她在安慰我的前程,她得到上级肯定的时候,我发誓我是最开心的人,她体检结果没出来的时候,我也发誓我是最紧张的人。可是,她在七夕说了离别,因为我不愿意说好听的哄她,不愿意给她一个盛大的养节的食搭生日会,这一下成了分裂的沙漏,我们的时光瞬间掉得一地,流出的黄沙没过朱砂,而互相系上的腕红绳,终于成了分手后的千秋死结,我不知道这段感情值不值得回忆,但是我一定永久地珍藏,虽然这花样年华的红,终究成了黄沙无情的冢。第二段爱情是白色的,我们初识于兴趣群,在我第一次去酒吧时偶遇,而她也是第一次来酒吧,而且同时点了杯白色的玛格丽特,我们一下便投机,眼缘情缘,来得纯粹,我们甚至还不清楚对方具体的工作和家庭,就开始了心跳的激情,这种不问将来的平白,不问家世的直白,恰好点缀了如此纯白的爱情。我开始内心萌动,那是半年多单身生活未曾有过的心跳,三月,又是三月,这似乎注定是我恋爱的季节,我们种植了白色的彼岸花,在春分之间,虽然无花无叶,我们仍然缱绻,即使没有语言,也能安静得渡过整个春天。夏日里,她教我一首日语歌,大意是白花和红花,生命一样绽放,只是无人欣赏。然后,我们一起在寺庙烧香拜佛,在人行通道里欣赏流浪的歌者放声歌唱,还有摩天轮,是我们隐形的翅膀,而前往公园的路上,则是绘制周末的时光。可是,秋天总要到来,我早就该预料,这是一场白线之外的恋爱,是一场不真诚的情感,那么迅速的缠绵,只因她的寂寞,恰巧落入我的怀中,未必多认真,而我也只是不习惯单身,用一种漫不经心解决了欲望之吻。在秋天,白色彼岸花终于看了此果之妙让人咋舌,可是说到现实,说到家底,说到房子和工作,我们谁都输不起,陪不上,从大吵大闹到互相诋毁,原来白色彼岸花的花语是无望的爱情,我们结束是那么迅速而彻底,一如我们结识的曾经。而那个兴趣群,我再也不会开启,我情愿时间空白,也看着这平凡简单的白,最后成了死气沉沉的霾。下班回来的路上,三三两两的人群用脚步诉说着他们的故事,我抬头看见漫天的星星,在城市霓虹的刺激下,他们那么微弱,没有声音,也没有闪烁。我的心情和星星一样暗淡,因为红色玫瑰已经枯萎,变成血流成河的悲伤,一碰就是不断扩散的血波,荡涤着刺骨的痛疼,那残忍的红,一定是我七窍心脏的泪。因为白色玫瑰已经枯萎,变成高悬灵堂的挽联,一碰就是满纸带泪的辛酸,书写着情感的悲凉,那哀号的白,一定是我七情之身的累。说真的,谁许下一世情长,谁便许下了一世情殇。         





 (散文编辑:滴墨成伤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蜘蛛池  

GMT+8, 2019-2-24 09:20 , Processed in 0.692497 second(s), 5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